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i-Joel | 09-10-09, 15:29 | 一般 | (289 Reads)

見到阿占君說起互聯網的初期,利用電話線傳訊的慢速年代。亦聯想起高錕教授榮獲2009年諾貝爾物理學獎

我自己亦是「成長」(老餅)一族,開始時就是用56K dial-up 的,一句歌詞可以概括:「等,寂寞到夜深...」
當年」(1966)高教授發表論文時,被科學界視為瘋狂,幸好第一代的光導玻璃纖維於1970年製造成功,只需一代人的時間就普及全球,從電話訊號,視象訊號(亦帶動新的有線電視事業),以至互聯網,目前的高速互聯網與將來的第三代互聯網。
如何不是高教授獲諾貝爾獎,我們也不會知悉高教授罹患老人痴呆頑疾。當高教授收到獲獎的消息時,反應是:「給我的嗎?很好呀!」("For me? Great!")我們這些受者們,雖有一聲嘆息,也該同意人生有此空前成就,應該已經無撼。

在此謹祝高教授能夠順利到瑞典領獎,接受全世界的敬仰及感謝。
這是高錕教授應得的。


[1]

是的,回顧這些科技與速度,實在要再次多謝高教授!

亞占
[引用] | 作者 亞占 | 09-10-09 20:52 | [舉報垃圾留言]

[2]
私人留言 (按此查看)
亞占
[引用] | 作者 亞占 | 09-10-09 20:53 | [舉報垃圾留言]

所以我才用「應該已經無撼」這種不肯定的語氣。因為人總會有各式各樣的遺憾,除了自己,不是誰都知道。

希望阿占君不要介意。

[引用版主回覆] | 作者 i-Joel | 09-10-09 21:11